【气功大师严新逝世】盖世奇人气功大师严新其人其事 联系客服

发布时间 : 星期四 文章【气功大师严新逝世】盖世奇人气功大师严新其人其事更新完毕开始阅读ab5edf5ff68a6529647d27284b73f242336c31ab

走到花园的后面,就走进了两边雕刻石像的通道。那雕刻的人物,足有二三十幕,都是耶稣一生遭遇的故事。以这些石像为背景,严大师和同行会友纷纷站在一旁,留下了纪念镜头。午后一时,大家离开了基督园,开进了市区的观音堂。这是一个四四方方规模相当宏大的道场。是一九八○年建成的,一进门就是一个相当大的广场,里面堆挤着许多汽车。广场之中有一面宽达十丈的高墙,墙与大殿中间的院中,有观音法像,后面三进大殿,供着佛菩萨,这是一个周未,因此看到庙内香火众多。笔者也随缘上前一一顶札。在大殿的下一层,还是在地面上,有一些厅堂,大家都到下面,开了两桌素席。气功是我国自古以来最有价值仍待发掘的宝贵遗产,衍化出佛、道、诸家的功法;同时在中国不少奇能异人又时常隐迹于僧道之门,因此谈到气功,谈到高人,一班人马上联想到高僧、高道。严大师并非僧道,但由于他的成就,他的出身(有许多师傅,可能都是隐世奇人),一班人总会联想到他是出于佛道之门,何况他的师父之一是著名的少林海灯长老。不过无论在公开或私下任何场合,严大师虽尊崇任何宗教,但并不归属于任何宗教。这次随严大师去观音堂,笔者也看到了严大师的宗教立场,是言行相顾的。他在大殿中踱来踱去瞻仰佛像,也在院中观音像前留影,但他并不参拜、顶礼。他虽然吃素,只是荤食反胃,不是以信佛道而忌口的。因此看来严大师是不属于佛教的。自观音堂兴尽出来,

又去了三个风景区,一是史坦雷公园。这里是圆形半岛,因周未关系,路旁停车一部部相接,而单行车路亦缓缓徐行,开车到中心,勉强下车照像留念后再上车挤出来,下一站就是卡皮拉诺公园,这是在郊外环山的山涧,因势造成瀑布及小水坝,并建有养鱼室,目前山间水道干枯,据说在夏秋之际,鱼将逆水上行产卵。最后的一站就是登西木峰,汽车开上一平方广场,场中由推雪机堆满积雪,有一些商店及滑雪棚屋,展目四方山岭重重,冬季就是好的滑雪场地。这时已是暮色苍茫,会友兴尽而归。(16)、气功小实验在旧金山四月十五日下午,笔者承加拿大气功研究会莫叶真秘书长及其公子莫毅文开车送往温哥华机场。行前并先去王会长府向严大师辞别。正赶上严大师对该地全体执事人员启示,讲演释迪牟尼舍弃王太子出家故事,在他出家修行过程,险死还生,经过许多艰难困苦,在释迦牟尼成佛的阶段,即是恶鬼也为了“自私”的目的阻挠他走入求死不能、求生不得的困境。换言之,如果大家除去私心,方能在气功中修练达到更高境界。其实严大师不断地在他带功讲座时提示,要想有高的气功成就,最重要的是重德、有德、守德。只练气功而不讲道德则不能有很好的收获。严大师不厌其烦,对大家刨切解说,实在是语重心长。笔者也听得出神,若不是叶真兄提醒,恐怕就错过了班机的起飞时间。时间与空间都在变,我们的生活也在变。在五月十三日下午,笔者赶到加州的三荷西机场,

经过一番问讯,笔者乃开汽车沿一○一号公路开往旧金山的中国城。听说严新大师将于当晚七时在格兰特皇后饭店会见旧金山侨领,气功爱好者,及此次带功讲座各邀请单位之负责人员,并做一小实验。旧金山的中国城是在起伏不平的坡地建造。格兰特街正是在斜坡上开辟的街道。这条街不宽,并与坡底马路平行,所以是平坦两端等高的一条路。皇后饭店是在一个六层楼上的饭店,受了地形的限制,它的大厅在四,所以要先坐电梯上六楼,然后又走下两层,才找到他们聚会的大厅。当笔者七点四十分走进大厅,看到一个舞台形的建筑,面对大厅。里面摆着十几张圆桌,舞台上横摆长桌,严新大师已坐在长桌后面正中,左右各坐一人,一位是访问的中国记者,另一位就是严大师在旧金山的联络人徐文连博士。笔者和徐博士曾在电话中打过交道。知道这是一位非常热心帮助严大师传播气功的先生,长桌最左端就是国际严新气功科学学会总联络人吴叙恬先生。吴是旅美访问学者,现居于伊利诺州,尔巴那市,在伊州州大农学院作研究。吴先生和笔者一样,都是当天由芝加哥赶来的。靠近舞台的边缘,有五张圆桌,坐满了各邀请单位的执事人员。在台上长桌,有一盏电灯由墙边电源牵线过来,灯泡通电放光,这样证实了在桌上通电的电线的电压应该是115伏待,原来当晚的实验体是登台人两眉中印堂部位,由于电压不同,被指按的人往往做出奇怪的眉眼,接着严大师在此人的左右眼睑下,

或鼻两侧,人中穴、下颌、喉下分别以指按捺。由于他的指端带电,所以接触的穴位会有酸麻的感觉。台下的观众们,看到了这种现象,不免心喜,大家知道这实在是一种电疗的治病机会,每个人都想得到这治病的良机,亲自体验、接触严大师的回春妙手。因此,大家渐渐走上台去将严大师及一条长会议桌子团团围住,台下一个人也没有了,笔者走上讲台,站在人群的最外圈。由于四、五十个人包围,后来的人不能一对一的体验电压,为了加速进行,每次由五、六个人手牵手的使人体做成导体,执铜电丝一端,而严大师一手持电线铜丝,一手指对这几个人分别在脸及颈上按压。在紧张而狂热的气氛下,笔者也在拉着几个人手的一端,隔着长桌,面对严大师,接受到这种神奇的电疗实验。笔者的印堂,两眼睑下、人中、下颌、颈下都经验了严大师的手指按撩,虽感到触电的感觉,但并不强烈。严大师在发功状态下两手分持电线的两端,一端是火线,电压是115伏特,另一边是地线,电压是零。严大师在简单的介绍他的实验方法后,便警告观众,请大家不要回家后自己仿效学抓电线,因为没有训练而触电,只要心脏在三秒钟停止活动,人即返魂无术了。经过了这些警告和说明,严大师即请对电有经验专家,上台检查电线,这时电线的绝缘橡皮衣已经剥去,两端暴露的就是黄黄的铜丝,当时即有电力专家走上去检查电线无讹,严大师即以食、姆二手指、分执二铜线尖端,这时当有电压1